新闻中心

各地营利性民办学校监管加码

发布日期:2018-12-07 浏览次数:
各地营利性民办学校监管加码

  自从新民促法实施以来,多地制定出台了民办学校管理的相关配套文件。总体来看,地方文件对营利性民办学校的管理趋势是坚持教育的公益性,遏制过度逐利行为。
  2017年1月,教育部等三部门印发《营利性民办学校监督管理实施细则》(下称《实施细则》)。此后,各地陆续出台当地的营利性民办学校监督管理办法。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各地管理办法梳理和对比后发现,各地都与《实施细则》保持了基本一致的方向和步调。然而,在具体操作层面,各地又有所区别。
  各地在组织架构、信息公开等方面存在共通点。比如设置过渡期,营利性民办学校在筹设期内不得招生,建立民办学校信息强制公开制度,实施营利性学校年度检查制度和违规失信惩戒机制等。
  近日印发的《北京市营利性民办学校监督管理办法》(下称《办法》)的条款多达六十一条,在组织机构、教育教学和财务资产监管方面都提出了比《实施细则》更具体和严格的规定。
  《办法》细化了营利性民办学校董事会的要求。比如规定董事会决议的表决,实行1人1票。1/3的董事应当具有5年以上的教育教学经验。
  招生简章和广告是营利性民办学校开展经营的重要方式。《办法》规定,招生简章和广告必须合法合规、真实准确,应当按照招生简章、广告或培训协议等承诺提供教育服务,按照有关规定及时办理入学、退学、转学、退费手续。
  针对营利性民办学校的财务资产,《办法》更是做了细致规定,详细到了会计账簿、会计科目、收费标准和如何核算教育成本。
  其他省份的文件也做出了一些针对性规定。比如四川则专门提出营利性民办学校应建立和实行学校关键岗位亲属回避制度,董事会成员、校长、监事的配偶、子女及其近亲属不得在学校的财务、基建、人事、审计等关键岗位任职。
  江苏则要求营利性民办学校应按学费收入的一定比例提取并建立风险准备金,还要求相关部门应当通过实施检查、建立监管平台等措施对营利性民办学校财务资产状况进行监督。
  如今,地方加大对非营利性民办学校的扶持力度,且对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阶段设置了越来越多限制,以投资获得回报为目的的民办资本是否会减少举办或参与民办学校的热情?
  吴华坦言,11月发布的学前教育新规对资本市场有较大冲击,难免会出现民办资本退场。但他认为政府优先扶持非营利性民办学校有其合理之处,“政府希望公共资金更多地用在教育教学方面,从道理上是说得过去的。其实怎样把学校办好,关键不在营利不营利”。
上一篇:面向家长的讲座有5条基本的策略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 发布民办学校及机构“两
· 发布民办学校及机构“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