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演变中的国际教育的格局

发布日期:2018-12-07 浏览次数:


       演变中的国际教育的格局

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推动着全球范围内教育国际化深入发展,国际教育格局深刻演变,留学经济方兴未艾,学历学位互认迈向更高水平,教育国际化大势浩荡前行。

国际教育格局深刻演变

占有国际教育市场最大份额的美英两国面临竞争压力

国际教育竞争日趋激烈。一方面,发达国家之间国际教育竞争不断加剧,争抢国际教育市场份额,纷纷制定国际教育的量化目标,吸引和招收更多的国际学生。澳大利亚提出到2025年要实现招收国际学生72万人的目标,加拿大提出到2022年招收45万人,德国提出到2020年招收35万人,新西兰提出到2025年招收14.3万人。占有国际教育市场最大份额的美英两国明显感到来自他国的竞争压力,民粹主义、排外主义等逆全球化倾向难挡国际大势。

另一方面,新兴市场国家对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留学生的吸引力在不断增强,采取增加教育国际化投入、减免学费、放宽留学签证等举措吸引国际学生。俄罗斯制定了“提升教育出口潜力计划”,扩大教育服务出口,特别是要改善生源结构,招收更多的西方国家留学生,提出到2025年实现外国学历生达到71万人的目标。印度采取减免学费政策吸引外国学生,在160所印度高校为亚非国家优秀学生保留1.5万个入学名额,对外国学生实行不同程度的学费减免,最优秀的25%的外国学生享受学费全免。印度已拨出15亿卢比或约合1.45亿元人民币的资金用于实施外国学生学费减免计划。印度教育部长贾瓦德卡尔声称,要使印度成为外国学生上得起、有质量的教育枢纽和优先选择的留学目的地,到2023年要力争实现招收20万名外国学生的目标。

跨区域流动方向发生深刻变化。传统的南北流动势头有所减弱,主要留学生源输出国学生向发达国家的流动放缓。美国仍是世界上最大的留学目的地国,中印两国对美国国际教育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占到美国国际学生总数的半壁江山,中印近年来赴美留学生增长率快速下降与美国国际学生增长势头下挫保持着一致性,美国国际学生增长率已从2015年的10%急速下降到2018年的1.5%,美国国际学生人数有可能进入滞涨期。

从东亚经济体赴西方国家留学的规律看,中国赴美留学人数有可能在近年内出现拐点,赴其他西方国家的留学人数也有可能出现下降。新西兰已着手研究应对2025年后中国留学生人数减少的对策。同时,南南流动势头正在集聚,新兴市场大国对广大发展中国家留学生的吸引力在增强,非洲、东盟、南亚和中亚等地区留学生正成为中国留学教育新的增长点,印度正在提升对非洲国家学生的留学吸引力。

域内流动走势不断加强。区域经济一体化成为域内留学生流动的重要推动力量。欧盟实施了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以域内流动为主的教育交流计划,拟于2021年实施的“伊拉斯谟新计划”中提出,要在6年内实现1200万人交流的目标,同时增加政策资金资助强度。随着东盟、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经济一体化不断深化,域内学生流动更加频繁。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亚洲国家留学生的吸引力不断提升,与一些国家的双向留学形成巨大反差,例如2018年印度在华留学生达到近2万人,而中国在印留学生仅为172人。

周边流动势头不减。地缘相邻、文化教育相近、语言相通和留学成本较低成为推动国际学生周边流动的重要因素。区域性核心国家特别是区域性大国由于教育资源丰富,对陆地接壤或隔海相望的周边国家学生有着独特的吸引力。俄罗斯与独联体有着历史联系,吸引了哈萨克斯坦、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等国的大批留学生,周边国家学生所占比例达到55%。印度形成了南亚次区域留学中心,来自尼泊尔、孟加拉和斯里兰卡等周边国家留学生的比例达到43%。南部非洲形成以南非为中心的留学教育中心,周边国家留学生比例占到46%。经济、教育或宗教等因素也对周边国家留学生形成巨大的吸引力,来自周边经济体留学生的比例日本达到63%,韩国为65%,土耳其为44%,巴西为37%,沙特为32%。

打造留学经济学

教育发达国家从国际教育中获得巨大经济收益

留学经济学是一个国家和教育培训机构通过吸引招收国际学生以追求留学经济利益为目的的政策价值取向。留学教育成为一些国家重要的出口行业,不仅获取了经济收益,创造了就业岗位,而且还成为高等教育资金重要的来源渠道。留学经济是一个国家教育竞争力的重要体现。

实行差异化收费政策,从留学教育中获取更多经济收益。约一半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的公立高校对同一专业的本国和外国学生采取不同的收费标准,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和美国等对外国学生的收费金额平均比本国学生高出一倍或一倍以上,向每个外国学生每年多收取的学费超过8000美元。像丹麦、瑞典和芬兰这样的北欧高福利国家,也一改过去将本国与外国学生一视同仁享受免费高等教育的做法,公立高校开始向欧洲经济区以外的学生收取较高的学费。

教育发达国家从国际教育中获得巨大经济收益。美国高等教育国际学生数量的持续增长对美国经济产生重要的积极影响。据美国最新统计,2017年国际学生为美国经济贡献了390亿美元,支持了45.6万个就业岗位,而在10年前国际学生对美国经济的贡献是155亿美元,国际学生人数增加与经济收益上升成正比。

在英国,高等教育已成为第五大服务行业,留学教育经济收益仅次于美国,2016年获得的净经济利益是203亿英镑(约合263亿美元)。此外,英语培训学校、公立中小学和私立学校从国际学生缴纳的学费中获得的收入总计约为43亿美元。2017年,澳大利亚国际学生人数接近60万人,国际学生对澳大利亚经济的贡献再创新高,达到320亿澳元(约合230.6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2%,是继铁矿石和煤炭之后的第三大出口行业。

加拿大借鉴澳大利亚将国际教育做成产业的经验,采取放松签证和延长毕业后工作期限等措施,扩大留学教育规模,国际学生数量迅速增加,2016年国际学生对加拿大经济的贡献是27.5亿加元(约合20.8亿美元)。在新西兰,国际教育成长为第五大出口行业和继旅游之后的第二大服务出口行业,2017年国际学生对新西兰经济的贡献是44亿新元(约合29.8亿美元),创造了3.3万个就业岗位。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亲自挂帅督促实施“教育服务出口计划”,提出国际学生对俄经济的贡献要从目前的每年14亿美元提高到2025年的37.3亿美元。

相关文章

· 运城国际学校 国旗下演
· 【聚焦江南】最炫国际风
· 运城国际学校 国旗下演
· 【聚焦江南】最炫国际风